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金牌会员 6 收听TA 发消息 2017-8-24 16:39:48   查看: 249   回复: 1

围棋博弈的战略思想是由围棋本身具有的战略特质决定的,是从孕育围棋文化的民族思想宝库和智慧源泉中产生出来的,是在长期的博弈实践中总结出来的,是围棋竞技规律的反映。强化围棋战略意识,就要研究、了解围棋固有的特性,搞清围棋战略思想的起因、来源和发展,以对必然性的清醒认识,增强自觉性。

围棋战略思想是围棋博弈本质特征的表现

围棋是用智很深、充满谋略和算度的智力博弈活动。我们的祖先发明围棋,就是要把它作为高层次思维博弈的工具。围棋的形制、着法和规则,包含丰富的战略要素。这种与生俱来的特性,从根本上规定了围棋博弈思维形态的战略属性。

第一,围棋是抽象与具象的统一,具备了基本的战略特质。战略是高度抽象的产物,是对各种具体信息、要素进行概括与综合的结果。十九世纪瑞士军事理论家若米尼说:“战略是在地图上进行战争的艺术”。就是指战略以抽象概括的形态表现和操控千军万马的行动。围棋是抽象程度最高的智力博弈运动。它以黑白两色棋子,在经纬线条上表示双方对垒,没有任何文字和立体形态,却可以代表任何事物和力量,代表人们需要演绎的矛盾运动;它用直观生动的形式,剥去附着在战略上的所有外部因素,对战略艺术进行超越语言的诠释和思维本质的建构,用图形的构造与变化体现深刻的战略艺术,在朴素简洁的形式中开拓无穷无尽的思维空间。明代著名棋谱《仙机武库》的序论中说,围棋是“据一枰之垒,邈有万里之形;拈两指之兵,恍发千钧之弩。”是“麟阁未设色之白图,大将不血刃之虚战也。”对围棋以简洁抽象的形态,展现和演示战略阵形,讲的入木三分。这是围棋具有战略思维的首要因素。

第二,围棋形制博大广阔、纵横交错,展开了充分的战略空间。围棋参战兵力数量是所有棋类中最多的,作战空间也是最大的。围棋棋盘纵横各19道,共361个交叉点,不仅十分广阔,而且没有任何局域限制,堪称“网络化战场”。人类进入信息化时代之后,才出现了网络战场,而我们的祖先早在四千年前,就已经有了类似的构想,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更令人称奇的是,在一千年前宋代的围棋著作中,已经出现了“网格”的概念。《棋经十三篇》权舆篇第三:“弈棋布置,务守网格”。网格,是今天人们用于表述网络集成系统的新概念,是高于网络的,而在我国古代围棋著作中早早就出现了,虽然内涵不同,但从一个方面说明了我们民族围棋思想的先进与精深。围棋战场的空间特征,使子力的投放几乎有无穷多的选择。全局的胜利来自众多局部战斗的积累,来自不同方向行动的配合,来自各种利益的取舍和转换,要求棋手必须具有全局意识和战略思维能力。

第三,围棋从空枰开局到终局,贯穿了完整的战略进程。其它棋类多为列阵开局,即对弈双方参战子力事先排列成阵,省略谋划布局(子力布设)阶段,开局即搏杀,进行既定力量的对垒和较量。围棋则是空枰开局,从投下第一个棋子开始,就要进行全局谋划和战略设计,逐步进行力量的投放、布设和运用,体现战争从谋局、布局、战局到终局的纵向全过程和战略的全要素。序盘主要是谋势、布势和张势,体现的是战略侦查、战略判断、战略抉择、战略预置和战略实施;中盘主要是直接接触作战,体现的是战略进攻、战略防御、战略协调、战略转换的艺术;收官主要是终局作战,体现的是战略盘点和战略收术。收官看似与战略无关,实际上更需要根据全局形势的优劣来确定手法,有时为了半目的差别大动干戈,甚至翻盘,这完全是战略特性使然。

第四,围棋以追求全局性的比较效益为胜负尺度,体现了高远的战略目标。围棋不是以杀死对方的帝王、将帅为胜,不是以消灭对方的子力为胜,不是以攻入或占领对方的某一特定区域为胜,而是以获取全局性的最大利益(实地)为胜。对弈双方投入的子力一样多,到最后看谁占有的地(交叉点)更多,也就是看哪一方行棋的平均效率和总效率更高。这是围棋不同于其它棋类的根本特征,也是围棋博弈具有战略属性的重要渊源。

对围棋的战略特质,从古代到近代,最早接触并向西方介绍围棋的欧洲人都看得很清楚。这里最具代表性的有三个人。历史上开通中西文化和科技交流的第一人,意大利传教士利马窦。他从1852年至1610年(明万历年间)在华居留,根据他的日记整理汇编的《利马窦中国札礼》(中译文名),留下了有关围棋的记述,这在欧洲历史上是第一次。其中写道:“中国有好几种这类的游戏,但他们最认真从事的是一种在三百多个格的空棋盘上用两百枚黑白棋子下的棋。玩这种棋的目的是要控制多数的空格。每一方都争取把对方的棋子赶到棋盘的中间,这样可以把空格占过来,占据空格多的人就赢了这局棋。”虽有不准确之处,但对围棋博弈的目的和本质(地多为胜)还是看得比较准。
最早向西方介绍中国围棋的西方学者,英国著名汉学家翟斯理。他于清同治、光绪年间在中国从事学术活动,居留多年,十分热爱围棋。他于1877年撰写了13页长文《围棋,中国的战争游戏》,第一次向西方人专门介绍中国围棋的本旨、特征和规则,其中对围棋战略内涵与意义作了简明阐述。欧洲围棋的播种者,德国人奥斯卡·科歇尔特。他于1875年至1884年在日本讲学和担任公职,由他的连载文章汇集而成,于1881年出版的单行本《日本人和中国人的游戏:围棋,国际象棋的竞争对手》,是历史上第一本用西方语言(德文)写成的围棋书籍。其中第一章通过对围棋与国际象棋的异同进行比较分析,深刻揭示了围棋的战略特质。书中指出:“国际象棋和围棋都是对抗性的或战争游戏,两者都是主要由战术和战略的技能来控制局势的。不过,典型的国际象棋对抗形式如同古代战争,国王是争斗的中心,一旦国王被擒,这一方就输了。在这种骑士性的抗争中,胜利或失败大都取决于单个或群体贵族的优秀素质,而不是作为整体战略的一部分的大规模群众运动。”“不同于国际象棋单一争斗的形象,围棋远远象整个战役或复杂战争的全景。所以,围棋更象现代化战争,战略性的大规模运动是胜利的根本决定因素。战斗经常同时或连续地在棋盘的不同部位展开,堡垒或根据地被包围和攻克,除非及时补强做活,整个军队就会在防线上受到攻击和被歼。如同现代战争,没有战术准备的直接战斗是很少发生的。事实上,过早地直接交战常常会导致失败。全局战略甚至只有全局战略才能确保胜利。”这些重要结论,是首次从战略观的角度分析认识围棋,在之后很长时间内,成为经典性论述。直到今天,对我们认识、把握围棋的战略特质,仍有启发借鉴作用。




手机扫码浏览
小升初交流群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